服务中心 大赛流程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经典集锦 >
写草之人,认真临习怀素的《大草千字文》,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2019-02-21 15:03:45
来源:艺讯文化网
分享
收藏
  我始终看好列于怀素名下的《大草千字文》,鸿篇巨制,卓而超群。就其艺术而论,与他自己的《自叙帖》,与“草圣”张芝的《冠军帖》,与“颠张”旭公的《古诗四帖》等超一流的草书帖,当属同一层次,而立于草书之巅。但此碑帖为何没能叫得响亮,以至于名头没有这几个帖大呢!我沉浸其中,寻踪探秘,觉得必有缘由。


  史上学者、专家对此帖褒贬不一,优焉劣焉,真焉伪焉,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褒者如清代吴荣光、吴云等认为,此帖笔精墨妙,雄浑恣肆,堪为上品佳作等等。贬者如明代孙鑛,清代包世臣、杨守敬等人,说此帖“鬼形怪状”、“酒肆书”、“恶道俗劣”等等。清代碑学大盛,对狂放一类的大草狂草书,横加指责、大加鞭挞,《大草千字文》亦难逃此劫。当代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此帖与怀素风格相差太大,疑似“伪作”。名人的话往往成为“真理”,因此误导了对此帖品次、价值的评定。


  此帖未见有墨迹存世,只有石刻碑拓,想必也受到一定影响。史料称有三种刻本:绿天庵本(怀素家乡零陵刻)、西安本(明成化六年西安知府徐子俊摹刻)、群玉堂本(宋本)。比较一下,唯群玉堂本流传最广。南宋丞相韓侂胄家中所藏此帖墨迹,命门人向若水勒石刻碑。而向氏集鉴定、金石收藏、刻铭为一身,技艺高超,将此碑刻成了精品,以至连飞白枯笔都精细摹出,点画、转折处肖似,拓本堪比墨本。此拓收在《群玉堂帖》里,十卷本,第四卷为怀素的《大草千字文》。但即便如此,碑拓怎能与墨迹相比,自然差了一等。据说此碑残帖后为美国大收藏家安思远所藏。物稀为贵,这外国佬太有眼光了。


  阳春白雪,曲高和寡。我以为,此帖草书太过出彩,达到出神入化、玄妙诡异之程度,是否也影响了一些普通读者、书者对此帖的欣赏与推崇呢!我曾在二零一七年十月间写过一篇小文《怀素大草千字文存疑》,其中妄言“怀素大草千字文的艺术含量,实高出《自叙帖》”。当然,怀素此大草二帖都属佳作神品,实不好划分出层次,当时我只是感到此帖与怀素书风不合,恐系“伪作”。现在来看,既然一千多年来,没有新的资料证明这不是怀素的作品,那么这个帖列于素师名下,只能为之增光添彩,丝毫不会辱没大师圣名的。


  我习怀素《大草千字文》与《自叙帖》已不少年头,长期浸染在这方艺术天地里,收益颇深。近日重习群玉堂本《大草千字文》,再次被深深打动。说句武断的话,此草帖尽管是拓本,但却是超一流的草帖,需重新认识其价值。


  此帖应为素师晚年时所书,具体日子不好考证。但我感其笔墨老到,禅意浓郁,人生修行境界自非一般。有学者评论,说他后期专事书法,而不诵经参禅,含有贬义。而我理解两者是统一和谐的。尤其在唐代中晚期,以六祖慧能为代表的禅宗,注重向内体悟内心,发觉心性与佛性。及至后来,甚至发展到了呵佛骂祖,非经毁教的地步,信奉“明心见性”、“我心即佛”,更加注重心性的作用。而怀素乃大智先觉之人,以狂草释狂禅,以书问释道,把练书同参禅融汇一体,遂性情、书风大变。纵览全卷,尽管狂草书就,却始终一种定力在,虽百折千转,缭绕回旋,唯见静气弥漫,丝毫不带狂躁怪戾之气,实达到鬼斧神工之上上之境。


  观其用笔,犹如神灵掌控:收露垂缩,操纵自如;圆浑姿媚,随心所欲;奇纵跌宕,精气逼人;若断似连,气息通贯;刚柔相济,变化万端;飘逸万状,如神似仙;结体奇异,超乎寻常。以及挥运调锋的丰富多彩,提按绞转的曲折绵延,断、连、挫、露锋的恰如其分,每每令我叹服不已。可说是无一笔不符合规范,无一笔不出人意外,心手合一,运用之妙,谁人可及!至于古今尚有人讲其“字俗”,格调“稍逊”,实在是深入体察不够、临习不到位、研究不深入而轻率结论尔。


  此帖比之《自叙帖》,似乎更贴“地气”。我总认为“自叙帖”有那么点不食人间烟火,那么瘦、细、硬的“篆隶笔法”,如锥画沙,疾速挥洒,开合俯仰,气势宏大,不怎么好掌握,学临往往得其外形多,难与神会,甚至学了多年,尚不能以自叙面目创作,更难得到行家认可。当然,此帖也断不能不临,这是怀素的代表作,其气势、魂魄等必得领略一番,方知草书之绝美。而《大草千字文》,则血肉丰满,笔丰墨润,点画撇捺,起承转合,交代清晰,技法成熟,神采逼人,若真正学进去定能开窍,悟出“真经”。


  《草书千字文》,为怀素老年时所作,此时他笔墨已然纯熟于心,技巧内敛而化融,随心所欲不逾矩,心手相师势转奇,犹如神灵附体,不可端倪。我观此帖,简直是草书技法之大成,曲折为本、横势生姿、欹侧多变、八面出锋、老笔纷披。既遵循草书规律,又极尽变化之态;大草、狂草摇曳飘忽,却不见任何雕琢痕迹,达到其他名帖很难企及的高度。


  正因为此帖属于“高层次”的草书,习书者不能拿来即临,可先从其他相对容易的行草帖入手,比如智永的《草书千字文》,孙过庭的《书谱》,“大王”的《十七帖》,以及“颠张”、“醉素”的其他碑帖等等,待有了一定程度的草书基础,正欲突破、纵深发展时,再习此帖,就会感觉新颖独到,别开生面,笔底生花,“奇怪生焉”,如能潜心学习,勤练有日,必能收到较大成效,进入一个新的层次。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学习、临帖之感悟,难免偏颇之处,诸君权作参考而已。
[责任编辑: 张于IF160 ]
评论 更多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