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中心 大赛流程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传统经典 >
《诗经》与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线索
2019-04-16 14:48:55
来源:凤凰网
分享
收藏
  《诗经》是经典。何谓经典?凡表现了民族精神并在后续民族精神塑造方面起了巨大作用的作品,就是经典。

  《诗经》,无疑是这样的经典。因为《诗经》时代正是民族文化创生的关键期,三百篇表现了这个关键期精神生活的各方面;而在《诗经》诞生后的两千多年里,它曾在经学的阐释下参与过古代精神生活的建构,也曾在理学的阐释下参与古代民族精神生活的建构。在今天,它也应该在新的学术条件下,对《诗经》做出新的阐释下,以使其重新参与到民族精神的延续与更新中来。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反本开新地对《诗经》做注解。

  一

  说到《诗经》,最常见的定义是“《诗经》是我国古代第一步诗歌总集”。也有人不满“总集”两字,将其改为“选集”。可是,不论“总”还是“选”,最终还是“集”,而只要是“集”,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是一本“诗歌”的“书”。这样的理解并不算错,就是把《诗经》的文化“原生态”忽略了。

  那么,什么是《诗经》“文化原生态”?

  就《诗经》而言,其最初的创作是用在典礼或其他场合歌唱的。《诗经》篇章最初与接受者见面,是经由“演唱”而完成的。所谓的“歌唱”,不一定都是一般意义上的配乐而歌,如《史记》所谓的“皆弦歌之”;也不是那个“诗经入乐不入乐”老话题意义上的;而是强调,《诗经》的篇章在当初是与西周“礼乐文明”的建构不可分的。换言之,礼乐文明的建构在很大程度上说,就表现为诗篇的创制。举例而言,《诗经》的篇章,特别是其中《雅》《颂》的篇章,多为严肃祭祀祖先典礼的“人声”。在所有神圣的礼仪场合中,人们总是用各种庄严的包括言辞在内的方式,来表达虔诚之意。具体到这些人声,亦即言辞表达,是用歌唱,还是吟咏,还是诵读的方式,那就要看神圣场合的具体需要了。《诗经·周颂》和大小《雅》作品,有许多都与祭祀典礼相关。同时,就像西方的圣经有“旧约”与“新约”一样,对“神”的理解,也随着时间推移而有重大变化;《诗经》中的这些与神事相关的“人声”,也有同样的变化,正显示着社会文化、精神状态的变迁。再如,西周大力倡导农耕,如此的政治意图,在当时,不是靠政令的宣示,而是经由隆重的“籍田”大典来完成。春耕到来之际,选择好吉日,周王率百官僚及其亲属前往王室直属的藉田,操起农具表演性地耕种一番,此即所谓“籍田”礼,是有热烈的舞乐歌唱的。所歌之诗,就是《诗经·周颂》的《噫嘻》、《载芟》以及《小雅·信南山》《甫田》等篇。整个的亲耕大典,有仪式,有歌唱,还有周王亲耕“表演”,实际就是一出鼓舞精神的大戏。这就是礼乐文明特有的“表现”形态。歌唱诗篇的作用是宣示典礼的意义。隆重的亲耕典礼,若没有这首诗的歌唱,典礼的意义就难以宣明。

  此例说明,诗篇在礼乐中的地位和价值是多么重要。由此也可以说,诗篇是礼乐文明的精神之花。强调《诗》的礼乐文明属性,还关乎诗篇的理解。如本书所选的《周南·卷耳》,如果像阅读后来的文人诗作那样读,就会出现怎么读都扞格不畅的情况。因为篇中“采卷耳”是女子之事,而“酌金罍”以及骑马、登高,却是男子的行为;就是说,一篇之内竟含有两个“我”,即两个抒情主体。但是,若将其理解为仪式中的歌唱,是男女对唱,全篇就豁然可解了。这样的例子在《诗经》中颇有一些。还原这些礼仪与诗篇的关联,正是本书努力的一个方向。

  二

  《诗经》篇章、特别是雅颂,既然与西周礼乐文明建构相关,那么,诗篇创作就与礼乐文明建构的历史过程相一致。

  在古代,学者多以为周初的周公“治礼作乐”,是诗篇创作的高潮,于是很多《雅》《颂》篇章就这样被当成了周初作品。同时,历来都承认的另一个创作高潮,是西周末年“风衰俗怨”时“变风变雅”的涌现。这是《雅》《颂》创作两期说。时至今日,还有一些学者以为《诗经》作品《周颂》最早,其次《大雅》,其次《小雅》,之后为《国风》,其实是受古代说法影响下的误解。上述两期是有的,只是其说不全面。

  近年来,中外学者经过对出土青铜器及铜器铭文研究,得出大致相近的结论:在西周中期亦即周穆王、恭王这段时期(可能延伸到此后的懿王、孝王时期),曾发生过礼乐创制的高潮,也有学者称之为“礼制革命”。这与笔者多年来考察《雅》《颂》创作时代所得看法相吻合。西周穆王、恭王两朝,约六七十年间,实际也存在着一个雅颂诗篇的创制高峰,且与礼制更新息息相关。这一时期,王朝大祭先王,具体说,较早时曾大祭文王,并旁及太王、王季及武王等;稍晚若干年,又有周人对自己始祖后稷的大祭,并兼及公刘等。与此相伴,是《周颂》颂赞文王、太王、后稷德行诗篇的相继问世,至于《大雅》新篇章的出现就更多。这些,一般而言是都是祭神典礼中的诗歌。还有一些诗篇的创作,则属于新现象,它们颂扬典礼活动中的周王,或者是向出游的周王献诗。后者,虽不免阿谀奉承,但是,与前者一样,都显示着诗篇创作的重大变化:人们开始把诗篇的歌唱,献给活在世上的人。仅就这一点而言,就是那些献给周王的诗篇也有其历史价值。

  那么,隆重祭祀祖先的意义何在?一言以蔽:发掘传统中的精神资源,以应对生活中面临的困境与问题。以此,诗篇创作实际表现的是一种“化传统为己有”的精神努力。周家建国百年了,诗篇高扬“文王之德”,其作用即在精神上凝聚那些业已出现“封靡于尔邦”(《周颂·烈文》)倾向的大小诸侯们。稍后的大祭后稷、公刘,则与西周中期恢复农桑稼穑生产密切相关;同时,大彰后稷功德,还与当时历史的建构——即把周人早期历史与尧舜禹的神圣谱系连接起来——的精神动向有关。再从大背景上说,当时礼乐创制的高涨,又是人群融合的积极结果。自西周建立对殷商遗民即实施宽大政策,到西周中期,政策实施已有百年时光,所获得历史效果,就是殷商遗民敌对情绪的消除,及殷周两大人群之间关系的融合。中期铭文对此多有显示,而《周颂·有瞽》《有客》《振鹭》及《大雅·文王》诸篇表明,来自殷商人群的艺术家是参与了宗周礼乐建构的。也因如此,西周中期,称得上一个古典文明缔造的特殊时代。

  那么,西周早期数十年创作情况如何?周初诗篇创作,除“大武乐章”三首之外,还有《般》《酌》《时迈》等篇,创作数量虽少。不过,在诗歌史乃至民族精神史上的地位也是十分重要的。此外还有西周晚期的诗篇。当王朝趋于崩溃,社会人生面临巨大的危难之际,诗篇的创造,又呈现出一个新的别样的高潮。诗篇依附于典礼的状态大体结束了;就是与典礼相关,所依据的典礼,也要比过去更为“日常”。如一次送别,就是所谓的“祖道”之礼,其礼仪的规模要比庆祝周王朝建立、祭祀先公先王的祭祖以及亲耕的籍田礼,要“日常”得多,但是,就在这样的日常仪式上,却可以有《大雅·烝民》、《韩奕》那样的抒情大篇的演唱。此外,就是抨击反思社会现实的政治抒情诗篇的大量出现。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西周晚期,“采诗观风”这一颇带政治意图的与风诗大量出现关系密切的行为趋于热络,一些下层之士人生痛苦的呻吟,得以被诸管弦、传播唱于世。这都表明,到西周晚期,诗歌创作的一个重要“事变”,是诗篇歌唱开始向着抒发主观情感的大方向迁移了。

  三

  十五国风,也是礼乐文明的一部分。不过情况较为复杂。

  风诗中,如《周南》《召南》,是周王朝的“乡乐”(《仪礼·燕礼》),是王室乐歌及来自王畿地区的诗篇。此外还有《豳风》,其创作年代应在西周中期,不少篇章与周公的生前身后有密切关系。更多的《国风》诗篇,则来自各诸侯之邦,如《邶》、《鄘》、《卫》等十二国风。其分布地域也难免重叠。如《王风》地域就与《周南》部分叠合,又如《秦风》来自秦地,而此地的大部分是西周时的宗周之地。大体而言,风诗出现的高潮期从西周崩溃前夕开始,一直延续到春秋中期。这又与当时历史文化重心由西周王室向东方诸侯转移的大势相应。不过,具体说来,风诗高涨的原因颇复杂。

  《诗经》有“风”,那么,什么是“风”,或曰“风”的含义是什么?作为周代“礼乐”的《诗》何以有“风”?要了解这些,必须与西周的天命观念相联系。西周天命观念认为:王朝的兴替,大权在上天。上天决定把大权交给谁,又取决于小民的态度,小民的呼声上天听得到,这就是所谓“天听自我民听”(《孟子》引古本《尚书》句)。这样的观念是西周取代殷商之后出现的。那么,采集小民的歌唱,既可了解民声民心,也可藉此窥测上天意图。小民有悲苦的呼告,古人理解,上天听到后一定要有反应。甲骨文显示,早在商代人们就认为,上天的意图是由“风”来传达的。这样的神秘观念,周人应该是接受了的,且做了积极改变,使其成为西周天命观念的一部分。有如此观念,就会有相应的设施。笔者以为,各种文献记载的“王官采诗”说,在这样的逻辑下是可信的。

  过去,因记载“王官采诗”文献主要为东汉典籍,所以学界疑信参半,近年战国楚简《孔子诗论》出现,其中有“举贱民”、“大敛财”云云,学者研究,所言指的就是“王官采诗”之事。大大增加了“王官采诗”说的可信度。不过,笔者以为,确定十五国风中一些篇章是否为“采诗”的结果,终究要由作品自身来确证。也就是说,若“风诗”果真为“王官”采集所得,必然会在作品层面留下痕迹。仔细观察,这样的痕迹是有的,而且不少。例如,“十五国”所占地域是那样的辽阔,然而各地风诗的语言、句式及韵律,却是高度统一的,这是可以由“王官采诗”来解释的。这样的例子还有其他一些,本书各诗注解对此有说明。此外,对“采诗”也应妥善理解。有时候社会上有现成的歌谣可采,然而更多的时候,民间只有感人故事的素材,如一些弃妇的不幸遭遇等。所谓“采诗”,其实是对这些故事进行初步加工,之后层层上交,最后到达当时的音乐专家即太师之手,由这些乐官进行“比其因律”的精加工。就是说,一首所谓“民歌”,是经过多道加工手续才完成。将民间的故事采集加工成为反映社会问题的诗篇,如此的诗篇制作过程,不是很像今天一篇“报告文学”的创作吗?

  不过,对古老的“王官采诗”说,在理解上还需要做些调整。

  其一,采诗的高潮在西周后期。这一点不明确就会对“采诗”说有误解。西周早期也有采诗,征诸作品的实际,却很少,而西周后期采诗趋于频繁又有其特定原因。具体说,就是王朝内部贵族阶层与王权势力之间的权利争斗。史载周厉王“专利”,所谓“专利”就是将一些原属公共所有的资源、如山林沼泽之利划归王室所专有。实际上,这可以理解为王室为财政所迫不得已措施。西周封建制,是王朝对有功贵族的不断赐封;资源有限,其结果必然是王室权利的日益减缩。厉王“专利”,受伤害最大的当然是一般小民,不过,其措施,对两百多年封建养成的贵族阶层也不会有利。这就使得贵族一时间有目的地与小民站在一起,说穿了,就是利用小民情绪达到自己的目的。采诗,亦即收集小民的呼声以对抗周王,就应该是对贵族最有利的办法。这是有迹象的。恰是在对厉王“弥谤”的反对中,召穆公这位出身老权贵之家的大人物站出来,强调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危险性,又强调了“列士献诗,瞽献曲,史献书,师箴,瞍赋,矇诵,百工谏,庶人传语”的重要。而且,《诗经》及相关文献显示,召穆公及芮良夫、卫武公等西周后期大人物,还是一些《大雅》篇章的作者。那么,由他们来策动采诗,使之形成一股潮流是很可能的。

  其二,过去以为,“风”诗只见于“十五国”,实际上,《小雅》中就有风诗,如《蓼莪》篇,孝子不得终养的悲哀,若无人采集加工,何以流传,又何以被保存?

  其三,所谓“王官”,其实不是“官”,相反,他们身份颇低。汉代文献说他们是“男年六十,女年五十无子者,官衣食之”者(何休《公羊传解诂》),《孔子诗论》甚至称之为“贱民”。我想,由这样身份的采诗官来搜集诗篇或诗篇题材,实在是风诗的大幸,直接影响到风诗在情感上的一大优点,即同情弱小。采集久劳不得息的征人、役夫的歌唱,是同情;对被遗弃妇女不幸遭遇的表现,也是同情。此外,采诗,还无意中完成的是对民间文化的抢救。例如,郑国水泮男女春日的欢聚的歌咏,若无人采集或加以关注,可能早就从历史视野中消失了。又如流行于晋地的“闹洞房歌”(《唐风·绸缪》),以及古老的过年歌(《唐风·蟋蟀》《山有枢》)等,若无采集保存,也不可能流传至今。总之,采诗,古老时代许多时代风俗保存下来了。这实在是一项堪称伟大的成就!因此,可以说,尽管采诗背后有贵族的利己动机,但是,说到最后,采诗其实是一种文化胜利,因为举目望去,在世界上古文学范围内,还没有谁像古代中国这样,在如此广阔地域空间中,有意识地采集、加工并且传唱表现各种生活情感、情态以及风俗的诗歌的文学现象。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也是在世界范围内没有谁像古代中国这样,将诗歌文学的触觉,伸向那些胼手胝足的小民,展现要他们的各种生活遭遇、内心情感,并以高超的艺术表现出来。这实在也是超出当时贵族现象的,其实是源于一种进步的精神观念。

  四

  《诗经》是“礼乐”的有机部分。古人说:“歌以发德。”《诗经》篇章正“发”的是礼乐精神之“德”。没有歌唱的诗篇,礼乐精神就难以表现。约言之,《诗》三百篇鸣奏的是四大精神和弦。换言之,三百篇中有四大精神线索。

  具体说,为如下四点:

  一、族群之和;

  二、上下之和;

  三、家国之和;

  四、人与自然之和。

  第一条和谐线索,主要表现为《诗经》大量婚恋诗篇的存在。婚恋篇章多,是因为婚姻关系的缔结以及婚姻关系的稳定关乎王朝政治。理解这一点。需要了解当时的人群关系状态。西周建立,面临着一个很大历史难题:即如何将林林总总的文化上尚未统一的人群,打造成一个民族整体。距今一万年左右,中国文化发祥,到了距今五六年时,广大地域上开始出现地域性文化人群分布,所谓炎黄、东夷和南蛮;后来夏朝建立,三大文化人群的统一远未完成,一直到商朝仍然如此。其间最大问题是追求统一的手法存在严重问题,具体说,两个王朝大致都采取了以武力征伐亦即“剿绝其命”(《尚书·甘誓》)的方式,对待其他众多族群,试图以此获得政治版图的扩展。有前辈学者研究甲骨文,发现殷商经常与十几个方国长期存在征战关系。这固然会消灭一些人群,驱走一些人群,然而,说到文化统一与民族形成,则难免南辕北辙。征伐只会带来反抗,族群的数量是减少了,反抗的意志和能力也会更加坚强。

  周武王灭商前夕,《史记·周本纪》所言八百诸侯(差不多就等于八百个不同的部族人群)“不期而会”地簇拥在周武王征伐殷商的大旗之下,就是一个极好的明证。然而,八百“诸侯”的联合灭商,不一定意味着西周王朝对众多诸侯就可以实施合法的政治管治。相反,周人对这些人群处置不当,他们马上可以变成周家的敌人。正是在这样的情况的巨大压力下,新生的周王朝才改变了夏商以来以武力征服镇压其他人群的策略,转而实施一种新的封建制度,以安顿天下异族异姓的众多人群。随着周人政权在辽阔地域上的普遍建立,是人群融通政策的实行。其重要表现之一,就是周贵族广泛地与众多异族异姓的通婚,以广泛联姻的方式,与众多的异姓贵族即其所代表的人群,建立亲戚关系。后来的儒家说,婚姻的缔结可以“合二姓之好”,可以“附远厚别”(《礼记·郊特牲》),精彩道出了周人用利婚姻方式凝结不同人群的事实。近代王国维《殷周制度论》说封建造的社会是一个“道德团体”是不错的。而所谓“道德团体”的基础,就是广泛亲戚关系的形成。周道亲亲而尊尊,没有广泛的与异族异姓的婚姻关系缔结,就无法成就那样一个包容广泛的“道德团体”。

  打开诗篇,开篇一首就是表现婚姻典礼的《关雎》篇;而且,在《仪礼》中,周贵族宴会歌唱到“歌乡乐”一节时,同样以《关雎》为始,其实,这都与婚姻关系凝聚人群的特殊作用有关。《诗经》所以要以《关雎》为开篇,并且风诗中何以有那样多的婚恋题材的篇章,相信在明确了周人使用婚姻关系缔造王朝人群新关系之后,也就不难理解了。这是一条与王朝的生死线,“亲亲”之后才有“尊尊”,周贵族与异族异姓婚姻关系的缔结,是周王朝政治合法性的前提。这就是我们要说的隐藏在《诗经》中的第一条精神线索。在西周贵族上进的时代,他们用缔结婚姻的方式联合众多异姓人群。可是,到西周后期和春秋时,贵族家庭婚姻关系上的败坏,也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史载周幽王因宠爱褒姒而废长立幼,加重了西周的危机;春秋时诸侯贵族上层普遍沉溺于所谓“桑中之喜”,都是那一精神线索松弛、甚至废弛的表现。这引起了诗人的高度关注。周王朝上升期的婚恋诗与衰落时婚恋诗,实际是一正一反的关系。有正面的关注,就有反面的关注,两方面都无言地宣示:婚姻状况如何实在关系到王朝政治的兴衰。

  第二条线索是上下之和。这也与西周封建密不可分。周人建国时人数很少,较诸商王朝的人数尤其如此。特别是封建实施,周人群体化整为零,每一个诸侯邦国的人数就更少。要以少数的人群,完成镇守一方的大任,诸侯邦国之内必须讲究上下一心。其君民关系与后来王朝也就有很大不同。大家熟悉的《左传》所载“曹刿论战”故事,不能“肉食”的曹刿想见鲁国君主就能见,不是很说明问题吗?封建体制,造就了邦国内部独特的上下关系。这样的社会现实,表现在礼乐层面,就是《诗经》中数宴饮诗篇的大量存在。全人类都吃饭,但在吃饭的事情发展出众多礼节,唯古代周人为最。有乡一级的饮酒礼,称“乡饮酒礼”,也有贵族的高级饮酒礼,称“飨礼”;耕种典礼时要宴飨,祭祖之后要行饮酒礼,射箭典礼之后也要行饮酒礼;一般节日族群内要饮酒,招待宾客也要饮酒等。平日,大家论君臣上下关系,但在饮酒礼上,则论宾主、论年齿。平时你是大夫,我是士,你高我低,但在饮酒礼上,一来一往是平等的。这才是饮酒礼的要义所在。一次吃饭,是消除上下隔阂,恢复一种基本的人际关联,那就是大家是亲人,是共同利益的分享者,这是最根本的。而且,一些宴饮诗篇还特别强调,身为贵族应该极尽慷慨大方之能(参本书《小雅·伐木》篇注解)。因为只有这样,下属才会遵从追随贵族。同样,随着西周衰世的到来,也是贵族的在饮酒上的荒唐放荡,诗篇如《小雅·宾之初筵》,对此就持激烈批评的态度。这也是“一正一反”的关联。

  第三条精神线索,即家国之和,主要表现在一些诗篇对那些为国出征、行役的征夫役夫及其家人悲伤情感的关注。《诗经》大小《雅》,有许多战争诗篇,《国风》中也有不少思念出差行役在外家人的篇章。为什么有这些篇章呢?一言以蔽之,抚慰或同情那些为国家出力而牺牲了小家利益者的心灵。任何国家都有边防,有公共领域的工作要由个体承担完成。许多小家的男性成员因而需要为国家外出劳作,于是就有了家、国之间的矛盾,即所谓“忠孝不得两全”,弄不好这会出现悲剧性冲突。要弥合这种伦理冲突,周人的办法,见诸诗篇,是用隆重的典礼及歌唱来承认那些社会成员为国家做出的牺牲,并依此来向这样的家庭表达敬意。这实际就是在以精神的方式消除悲剧性冲突,或者说,是不让“忠孝不得两全”的抵牾真正发展到破坏性的悲剧冲突地步。这就是“礼乐”文明的精神取向。但是,到西周晚期,王朝只顾国家,不管小家庭死活,“孝子不得终养”的恶性事件就出现了。这就是前面提到的《小雅·蓼莪》篇所暴露的事。王政如此,王朝社会破败的噩耗音响也就“嚓嚓”然作响了。

  最后一条,也就是第四条精神线索,是《诗经》农事诗篇所表达的人与自然关系的和谐。在此线索中,可以找到“天人合一”观念的根源。以《七月》为例,这首诗一共八十一句,时间词就有四十多个,参差错落地组成一个时间回环,周而复始,年复一年。显示出这样的意识:世界是周流不已的。古人对宇宙的基本认定就是它的变动不居。这源于农耕文化的实践。诗篇叙述一年的农桑狩猎,一方面是时光迅速流转,一方面是快节奏有条不紊的劳作。就笔法而言,描述时令光流转,很惜墨;述说劳作进行,也很简洁。诗人更倾意于将人事、自然两方面绾结在一起,以突出这样一点:人应和着大自然的节律,翩翩起舞般地劳作与天地之间。因此,诗篇显示出特有的大韵律,也是诗篇的大美之所在。还有,《诗经》农事诗篇表现人从大自然中获得生活资料,但是,从没有出现农耕劳作是追求“财富”这样的概念。这一点,在古希腊赫希俄德的《工作与时日》中却是有的,而且十分清晰。那也是一首农事诗篇,篇幅要长很多,而且是教训体。劳动带来财富,贫穷意味耻辱,是赫希俄德用来告诫弟弟的名言。要知道,当把劳动作为获取财富的手段时,人与自然最纯朴原始的关系就变得疏离了,自然也就被推开去、变作了可以从中获取财富的客观对象。读《诗经》农事诗,没有这样的疏远之感,相反,诗篇中洋溢的是瓜果的清香,禾苗的蓬勃,收获时场圃的堆垛,以及祭祀祖先食物的芬芳香气。这些诗篇中,宛然映现的是对大自然母亲的深厚情怀。《周易·系辞下》说“天地之大德曰生”,实际就是对这样的农耕情感的概括。儒家解释《周易》的卦象时,实际把从农耕实践的来的观念掺入其中了。诗篇多为典礼的歌唱,四大精神线索和弦,在各种隆重典礼中奏响。

  在以上的四大精神线索之外,《诗经》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精神内涵,那就是尚德。这在《雅》《颂》要特别是《周颂》表现的尤为明显。如果不怕以偏概全的话,《雅》《颂》诸多篇章,都可以用一句来概括:彰显文王之德。何以这样说?一部《周颂》三十篇,若仔细观察,诗篇歌唱所颂扬的对象其实没有几个。周家宗庙中先公先王与历朝在位先王不下数十,可真正能享受“颂”的诗篇颂扬的,实在是屈指可数。先周的先公先王只有后稷、公刘、太王和王季四位,西周的在位之王,也只有文、武、成、康而已。其中虽多的当然是周文王,《周颂》歌唱他的最多,《大雅》中《文王》、《绵》、《皇矣》以及《思齐》等,虽也叙述文王前后的男女列祖,但几首诗篇之间有一个内在联系,那就是他们都是与文王生活相关密切的人物;几首诗篇的内涵,其实都是围绕周文王而展开的(详细的情况本书各篇的注解)。

  据此可知文王时《雅》《颂》所颂扬的重头,此外才是周武王、后稷和公刘,而成、康两位不过一带而已。如此,可以料想,常规的如仪祭祀是可以献给每一位庙中的先王的,但是,说到歌唱,那可就不是每一位曾经在位先王先公都可以享受得到的。其间,有无歌唱的标准就是“德”。而所谓的“德”,即以周文王而言,首先在先王行为的上合天意。如前所说,《诗经》的篇章是很少神鬼的,然而,十分例外的是,在歌唱周文王的篇章,“帝”居然现身了,而且像人一样,对周文王面授行使的机宜。然而这位得到上帝口传心授的周文王,他的德行,就诗篇所着力表现的内容看,首先是在太王的大胆迁移之后,是他完成了对岐山、周原福地的大力拓殖。另外,他还能团结诸多弱小族群,并且“因心则友”、“克明克类,克长克君”(《大雅·皇矣》),以道德情操、有德的行为凝结亲族、联合异邦,促成周家的迅速崛起壮大。另外一项,也是诗篇反复歌颂的,就是文王家庭生活的美好:他有圣母大任,他又有贤妻大姒;他是大任的圣子,又是武王的慈父;诗人甚至认为,周家的天命眷顾,其重要表现,就是自太王至于武王,周家是代有贤妻圣母,代有孝子贤孙。可以说,上述几条精神的端绪,都可以在文王及其上下辈人生活中找到;换句话说,诗篇所强力弹奏的几条精神线索,都是周文王确立的。当然。这样说有些绝对和片面,因为诗人也十分精心地显示文王之前各位先王在生活准则上的创始之功,如后稷耕稼之圣功,奠定周家所以昌达乃至住在天下的根基;如后稷的迁移豳地,使周家脱离戎狄之俗而回归文明生活等等。总之,周家各位被歌唱的祖先,都是德行、文明生活的开创者,因而《大雅》《周颂》的对周家历史的颂扬,实际谱出的是祖先创建生活的英雄组曲。

  五

  三百篇是中国诗歌文学的开山,它的艺术精神为后来的古典文学所延续。

  作为中国文学的开山,三百篇是有韵律的抒情诗。这首先关系到一个困扰了学者多少年的老大问题,即中国文学一开始,不像古印度,也不像古代腊,以有韵律地讲述英雄传奇故事的叙事诗开始。如此巨大的分别,究竟因何而成,也许永无确切答案。但是,这样的问题,可以促使我们转而关注《诗经》的“抒情”究竟达到了何等的艺术境地。

  有一位身居海外多年的老学者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层这样说过:“当他问西方人对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感受时,得到的回答是:‘极端细腻、曲折而多层地表现现实生活的诸多情感,是中国诗歌的显著特点。’”这是不错的。从有诗歌记录起,中国诗篇就把表现的注意力关注在人间世界之上,婚姻、家庭、劳作、狩猎、征战、劳役,按时地祭祀古人,欢畅地宴饮亲朋,表现着生活的美好,也抨击着社会的邪恶,等等。中国的诗篇,从一开始,就没有走长篇叙事之路,所抒发的情感,都是现实的人生遭际,诗篇重视一切人间美好情感的倾诉,重视对弱者的同情,重视对善的高扬。与此相伴,综观《诗经》三百篇,在从距离我们三千年到两千五六百之间的这段时间里,先民的歌唱竟然没有对“牛鬼蛇神”的巫覡世界有多少表现,他们也祭祀神灵,但是诗篇更愿意表现人祭祀传统的遵循和奉行,以及祭祀时人们的各种表现。这实在是很奇特的事。就是那些祭祖的献歌,歌唱的也只是注重发皇“不显文王之德之纯”的人性之光。那时候的先民诚然有浓郁的宗教观念、鬼神思想,可是,三百篇的世界是最少鬼神色彩的,是最现实色彩的,是最充满人间情味的,因而也是最清澈透明的。这可能意味着一种觉悟和觉悟后的摆脱。究竟是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觉悟,不是这里要讨论的问题,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三百篇所显示的先民的身影,是背对着神秘的超验世界而前行的,他们已经对如何行动即可在世界上生存这样的大问题,已经了然于心。

  因此,在《诗经》的艺术世界中,人们看到是脚踏大地,不断迁移,不断扎根于土地,深耕易耨地创造者生活的形象。他们中的某些人如后稷,还被夸饰为“感天而生”的半人半神,但是他所从事的事业并不是战场上的嗜血好杀,怪力乱神,而是耕稼,神降的天赋是侍弄庄稼。我们也看到《诗经》中被赞美的一些人间大人物,然而他们的被赞美,是因为“如金如玉”、“如切如磋”的形象高雅,是因为“柔亦不茹,刚亦不吐”的明德。当然,《诗经》中最动人的还是那些表现离别相似、表现人间苦难、表现对弱者的同情的篇章。其中又尤以国风中对男女情感的表现最为突出。例如同样是弃妇题材的作品,风诗起码给我展现了三类在婚姻家庭生活失败面前截然有别的意态,即《邶风·柏舟》《邶风·谷风》和《卫风·氓》三篇所代表的三种类型。三首诗篇显示,诗人在表现人物内心世界方面,是可以力透纸背来概括的。风诗是生活的万花筒,例如在《邶风·北门》篇,把一个政事多、家里家外全然不讨好的小官员苦闷无奈的内心世界表,现得入木三分。

  说到三百篇的艺术,人们会很自然想到“比兴”一词。是的,比兴是《诗经》的重要特点,也是由《诗》率先表现出来的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灵魂。那么,这种代表古典诗歌艺术灵魂的“比兴”又是什么呢?是对天地自然的亲近,是对天地自然在变化中所呈现的春花秋月极度的敏感与多情,以及由此而来的对诗篇艺术境界的营造。用一句很通常的话说,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精髓在其善于表达情景交融的境界。实际上,在《诗经》已经开始出现这样的富于“境界”效果的片段了。如《小雅·伐木》的开始一章,山林伐木的“丁丁”之声,伴奏的是嘤嘤然“迁于乔木”的群飞之鸟,是何等清灵的世界;再如《周南·葛覃》,原来我们没有注意,诗篇居然在开始用了一章的篇幅,以绿色葛藤和黄色小鸟,以及鸟的叫声组成的一副光景,以此来渲染将要出嫁的少女的惆怅之情,十分动人;更为人熟知的还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的妙句,令多少读者为之神魂颠倒;其中,最能代表情景交融艺术精神的,自然要数《秦风·蒹葭》了:“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短短四句,直可以将人带入竹风仙影般的奇妙境地,令灵魂得到审美的洗礼。全部《诗经》,实际就是一个由青绿色的植物、作物,斑斓的花草,鸟、鱼、昆虫等各动物交织而成的烂漫的世界,物换星移,四时常新,其本身就是一大境界,读之可以让人心旷神怡。

  说《诗经》的比兴,还有一个有意思且值得进一步研究的现象。《诗经》第一篇就是《周南·关雎》,而《关雎》的开篇:“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有条淑女,君子好逑。”道出的是鱼鸟的关系,表达的是春天的来临,不可思议的是,因考古发现,这样的具体居然在《诗经》之前的数千年,先民就已经在彩陶的表现上,用彩色的图画表达过这样的主题了。在属于仰韶文化的姜寨遗址H467房址层出图过一件葫芦形状双耳彩陶瓶上,绘有成横纵关系的游鱼与水鸟,正可以理解为鸟捕鱼的对立关系;更直接地表现着这样关系的北首岭遗址M51墓葬出土的大头细颈彩陶壶上的图案:一只鸟儿口衔一条有点像泥鳅的鱼。其鱼鸟的关系,与“关关雎鸠”也是一样的。《关雎》距今大约三千年左右的歌唱,其优美的韵律中竟有着更为久远的音符,这不是很有意思也很耐人寻味的吗?这便是《诗经》艺术的一种独特。

  六

  如前所说,《诗经》作为一部经典,是曾经深入地参与到民族精神生活的建构之中的。这主要表现为《诗经》作为经典的阐发学史。具体说,对《诗经》,有经学的理解,也有理学的理解,还有清代朴学的研读以及近代以来新以文学目标的解读。

  经学的解读,又可以分为西汉流行的今文经学和东汉古经学两个阶段。即以《诗经》开篇《关雎》的解释而言,西汉经学家(也就是今文经学)是把诗篇理解为“刺康王”的作品,具体说是周康王又一次早朝晚起。于是诗人(亦即大臣)诵诗以讽。令后人疑惑的是,读作品,并没有任何的“刺”的内容啊?是的,《关雎》确实读不到“刺”,但这是后人的思路不对。在经生的头脑中,古人面对着晚起床的周王,大臣应该怎么办?直接批评他?不可,事关君主体面。于是他们采取了婉转的策略,就是所谓“谲谏”。做大臣的不说你周王起晚不对,而是对着起晚的君主诵读《关雎》,《关雎》对于和谐家庭是如何表现的?大臣诵读这诗篇,晚起的周王就应该自己想想,找到自己的不足,且加以改正。这就叫做“言之无罪,闻之者足戒”,这就是谲谏,就仿佛今天我们的教师对着迟到的学生读“中学生守则”。其中,含藏的是一个重要的经学观念:经典是圣贤大法,对任何人都有约束的权威。

  如此,《诗经》三百篇,正如《汉书》所载经生王式所说,“篇篇”可以作“谏书”。而且,这有影响诗篇的具体解释。例如“关关”的“雎鸠”,是水鸟而且喜欢雌雄成对,但是,经学家解释此鸟,不满足于此,他们居然说此鸟雌雄“挚而有别”,连走路的距离都要保持一丈远!《诗经》是大法,《关雎》是大法,连篇中的鸟儿都很圣贤。至东汉,经学解释下的经典,对帝王的约束就减少,《诗经》转而成为民众生活所取法的榜样。还是以《关雎》为例,它不再是“谏书”,而是对周文王家庭生活的表现,具体的解释,也变化了,始终的思念之情,被说成是贤夫人的,即所谓“后妃之德”,说是文王的后妃“乐得君子配淑女”,就是给文王多找贤德的妾,如此可以广后嗣。所以,所谓“后妃之德”就是“不嫉妒”。西汉经学解释《关雎》很明显,是想用经学的力量改善政治,东汉的解释,其实也涉及实际的家庭生活,那是一个一夫多妻的时代,如何协调“多妻”之间的关系,促成家庭和睦,是特别需要“德行”的榜样力量的。诗篇也在这样的解释下,成为人生的教科书。

  代了宋代,欧阳修《诗本义》高张“据文求义”的解经方式,其总体原则至今仍可视为法宝。要“据文”,就得理解篇章文义,经学家重视“师说”而不顾篇章自身内涵的毛病由此而得到大幅纠正。要“据文”,就得多读一些与《诗经》时代相关的典籍,《左传》、《国语》即其他相关著作的材料使用多起来了。也是出于同样的学术要求,像欧阳修,他还是一位对新出土的金文资料特别感兴趣的人,他有《集古录》的编纂,是“金石学”的开创者之一,而引证金文资料证明《诗》篇,在宋代也出现了。然而,宋代思想主流,是中古儒学复兴运的一个重要段落,程朱理学是其重要成就,且深深影响了《诗经》的解释。理学重要倾向是塑造道德主体精神,因而在《诗经》解释上,强调“温柔敦厚”是其明显的倾向,同时对“天理”、“人欲”分别的讲究十分严格。在这样大背景下,风诗中的一些表现男女的诗篇,就处境不妙了。发展到极端就有朱熹的后学王柏站出来,把那些被他看作诗“淫”的诗篇,统统删除。其实,倒霉的还不仅是“郑卫之风”,就连《关雎》,也有人看不顺眼。汉代的古文家不是讲其解释“后妃之德”了吗?在理学家影响下的宋代读诗者,此诗,即将“后妃之德”也就是妇人之德篇章,居然高居经典之首,这不是把“文王之德”压在后面了吗?于是有人上书皇帝,建议应把表现文王也就是男人之德的篇章,提到《关雎》之前。这件事当然有点极端,但也可以助于理解宋代人解《诗》的思维倾向了。

  清代解释经典高标汉学,具体到《诗经》,有人宗《毛传》,有人宗《郑笺》,也有人兼通毛、郑的。当然,遵循宋代路数解《诗》的也有,尤其是清代中期以后。不过,这些都不是清代《诗经》学术的重点所在。其重点所在这个时代的文献整理,特别是音韵、训诂之学的昌达,因声求义、无征不信的训释原则,使文献字词解释的水准大大提高。同时,将《诗经》与同时期文献相互参证的做法也取得了很大成绩。他们的成绩,诚如前代学者所说,是我们今天研究《诗经》的重要资具。

  近代以来,思想的变化翻天覆地。新思想影响到《诗经》研究,就是“文学性”的高度重视。同时,利用金、甲文研究诗经,借用人类学解释《诗经》中的一些现象,成为显著特点。但同时,忽略经典的文化内涵,滥用人类学成果,艺术研究乏力的倾向也颇为突出。

  总结两千多年来的《诗经》,它确实在民族精神发展的历程上起过重要作用,换句话说,不论经学的研究,还是理学的解释,都曾将《诗经》与当代生活的建构联系起来过。

[责任编辑: 张强IF151 ]
评论 更多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