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中心 大赛流程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传统经典 >
《陈情表》:诚款凄恻自感人
2019-02-21 14:53:30
来源:长春日报
分享
收藏
  原文

  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祖母刘愍臣孤弱,躬亲抚养。臣少多疾病,九岁不行,零丁辛苦,至于成立。既无伯叔,终鲜兄弟,门衰祚薄,晚有儿息。外无期功强近之亲,内无应门五尺之僮,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而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汤药,未尝废离。

  ……但以刘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祖母无臣,无以终余年。母、孙二人,更相为命,是以区区不能废远。

  臣密今年四十有四,祖母今年九十有六,是臣尽节于陛下之日长,报养刘之日短也。乌鸟私情,愿乞终养。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愿陛下矜悯愚诚,听臣微志,庶刘侥幸,保卒余年。臣生当陨首,死当结草。臣不胜犬马怖惧之情,谨拜表以闻。

  ——李密《陈情表》节选

  解读

  李密(224年~287年),幼年丧父,母何氏改嫁,由祖母抚养成人。后李密“事祖母以孝闻,其侍疾则泣涕侧息,日夜不解带,膳饮汤药,必自口尝”。初仕蜀汉为尚书郎。公元263年,司马昭灭掉蜀汉政权,不久,司马炎废魏称帝,建立晋朝,是为晋武帝。为了稳定政权,笼络人心,提出孝治天下;而蜀汉旧臣李密当时以孝闻名于世,于是屡次被征召入朝为官。

  封建帝制时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苏轼就曾无奈慨叹“长恨此身非我有”,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在魏晋乱世间,李密一介“亡国贱俘”,面对新君的“过蒙拔擢,宠命优渥”,自然是“岂敢盘桓,有所希冀?”只是,“臣欲奉诏奔驰,则刘病日笃”,九十六岁的老人家可谓“日薄西山”“朝不虑夕”,实在是离不得人。

  不受皇命是为不忠,不侍祖母实在不孝。《陈情表》正是李密在这种忠孝不能两全、进退两难的情况下,写给晋武帝司马炎的陈情奏表。为了侍奉于己有养育之恩又年迈多病的老祖母,李密不得不拒绝皇帝的征召——“辞不赴命”;但由于他曾在前朝为官,因此他的“辞不就职”很有忠于前朝、保持名节之嫌,而这恰恰正是新君所忌讳的。如何用言辞打动晋武帝,既不让皇帝龙颜大怒,危及性命,又能令“陛下矜悯愚城”,得偿所愿,可以想见李密为写好这篇奏表必定煞费苦心。

  “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作者开篇先大述“苦”情与“难”情,用自己悲惨的人生遭遇去打动晋武帝,以求取对方的同情与理解。李密幼年不幸,父死母嫁;四岁的孩子与年迈的祖母相依为命,得以长大成人,其间的辛酸苦楚,可想而知!而今祖母重病卧床,急需我在膝下行孝照料,我怎能忍心离开。不从皇命难辞其咎,不侍祖母难得心安,何去何从,真是让人左右为难。

  须知事出毕竟有因。于是李密为自己的选择寻找理由,当时新朝初定,晋武帝司马炎为安定政局,打出了“孝治天下”的旗号,李密就牢牢揪住这一国策大做文章。皇帝您强化孝行,特别是“臣”这样的“故老”“犹蒙矜育”,这就是先“捧高”新帝宽厚仁德,治国有方;而我侍祖母是进孝道,奉行国策,当然没错。随后为避免晋武帝怀疑自己忠于前朝,就主动老实交代了自己的历史问题,确实曾在前朝为官,但那只是“图宦达”,当然也就“不矜名节”,现在承蒙新主厚爱,屡屡加封,怎敢再有非分之想?我的“愿乞终养”只是为了给祖母养老送终,何况我的要求如果被满足对你也有好处,它既体现了新朝对降臣的体恤,又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孝子样板,惠而不费,何乐不为?

  当然问题需要解决。奉养祖母是一定的,效命朝廷是必需的,只是事有轻重缓急,“臣”有一权宜之计,先行短“孝”,后尽长“终”,可期忠孝两全。然后李密趁热打铁,先提请求,再表决心,说自己像“乌鸟私情,愿乞终养”,措辞委婉得体,曲折有致,姿态更是谦卑驯顺,短短一文,谦称“臣”字就足足出现了29次,此举看似小事,实则以退为进,态度与言辞实在让人不忍拒绝。到行文结束时,李密态度更为恭谨,自称“犬马”,简直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将自己此时的卑微之态、恐惧之情及乞求成全的复杂心理一并呈现到新君面前,令人动容。晋武帝看了这篇真挚、感人至深的文章后说:“士之有名,不虚然哉!”非但抗旨不遵的罪名没有,反而“嘉其诚款,赐奴婢二人,下郡县供养其祖母奉膳”。

  南宋文学家赵与时在其著作《宾退录》中曾引用安子顺言:“读诸葛孔明《出师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忠;读李令伯《陈情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孝。”不难看出李密之所以陈情成功,不仅在于其事感人,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融情于事、情理结合的叙事技巧和生动形象、感人至深的语言表达。
[责任编辑: 宋帅龙IF228 ]
评论 更多
用户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