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中心 大赛流程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人物专访 >
专访云南儿童文学作家沈涛:通过社会热点话题为青少年成长铺路
2019-03-06 09:59:04
来源:云南网
分享
收藏

  沈涛,云南省昆明市红旗小学教师,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创作班第八期学员。常年致力于儿童文学创作,在《儿童文学》、《读友》、《中国少年儿童》、《蜜蜂报》、《滇池》等刊物上发表短篇童话小说十万余字。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了关于艾滋病的儿童小说《不能说的秘密》。2015年8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公布了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项目名单,其中沈涛的作品——《楚楚的离歌》在全国1237个申报、推荐选题中脱颖而出,成为了77个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项目中的一个。

  记者:沈老师是什么时候走上儿童文学创作之路的?

  沈涛:开始并没有刻意去做儿童文学创作,自己本身就比较喜欢文学,在自己的学生时代就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从初二的时候就开始写,到现在已经写了有十几本日记,都是随心写。后来就开始尝试着写一些小诗歌、小短文,写的较多的是小故事,通过一个故事讲述一个小道理这类的,然后往《蜜蜂报》、《学生新报》上投,也陆陆续续的在这些报上发表了一些小文章,一些学生读者也比较喜欢。2006年的时候,之前在各报纸上发表的文章被编辑成了一个小集子,就是由云南民族出版社出版的《童年的泡泡糖》,那次之后就开始想尝试写长篇小说。

  记者:第一部小说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沈涛:因为自己本身就是小学教师,所以就想把身边的一些事情通过小说的形式记录下来,这种情况下开始寻找素材。2012年,当时是班主任,带领着一个班级,班里有个小女孩,很是调皮活泼,在她身边会发生一些有意思、有意义的事情,所以就想以她为原型写一篇小说。《臭丫头沐木夕》这篇小说其实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主线,都是以人为主,通过这个孩子身边发生的一件件事情串联起来的。

  记者:目前为止,您对自己的哪部作品感触比较深?什么缘由让您开始创作这部小说?

  沈涛:感触较深的应该是《不能说的秘密》这部小说,这也是中国少见的关于艾滋病的儿童文学作品。苏教版五年级有一篇课文,叫“艾滋病小斗士”,学了这篇文章以后,班里有个学生写了一篇作文,叫“天堂没有艾滋病”。最初看到这个作文题目的时候,突然就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所以就开始想写关于艾滋病这样题材的一部小说作品。最初写的时候就有很多朋友说可能发表不了,因为这个话题太过于敏感。不过好在自己对能不能发表不太介意,只是认为自己应该去记录这样一个群体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云南省红十字会的潘晓妍老师给我提供了很多资料,也给了我灵感。这本书也是在做了大量调查工作基础上完成的。写完之后,出版社的几位老师也给出了一些修改建议,最终这本书也才得以和读者见面。书名的选定是觉得这应该是他们的秘密,同时也是我们要帮他们守护的秘密,所以就选定了“不能说的秘密”作为书名。后来对“秘密”这个话题又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和感悟,就接着写了另外一本《留一个秘密在昨天》(由晨光出版社出版)。

  记者:能不能说下《楚楚的离歌》这部作品的创作过程?

  沈涛:很多年前曾看过一个电视报道,是关于打拐的,讲的是山里一个小孩被拐到外地,10年后又被送回大山里的故事,其中有一个镜头是他母亲背着一个大筐看着他的背影离去,这个画面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我想很多时候,大家以为找到被拐孩子就皆大欢喜,故事圆满了,其实这种结局是另外一种开始,因为无论是父母还是孩子都需要一个重新认识、接纳、适应的过程,《楚楚的离歌》大致的故事轮廓就在我的脑海中基本形成了。作为我自己而言,也希望从孩子的视角展开故事,通过孩子的痛苦、犹豫、挣扎等角度表现“拐卖儿童”问题。2014年暑假期间,一个中少社的唐威丽老师问我最近在写什么作品,我就把我的想法和写作计划跟她说了下,唐老师表现的对这个作品很感兴趣,就催促我赶紧写,这部小说的创作就被我提上了写作日程。因为我自小是在城市长大,所以又专门去山区农村呆了一段时间,自身去体验了一番山区农村的生活,仔细了解农村的一些情况。回来后就进入了创作状态,基本上是从早上写到中午,下午思考后面的内容和故事构架。这部小说后面又经历过几次大的改动,包括主角的心理活动变化等,写的更加细致一些。这部作品被推荐过很多次,也获得了一些荣誉,这部作品对我而言更多的是给予了自信心。

  记者:那您现在是拥有教师和作家两个身份,您自己更喜欢哪个身份?

  沈涛:一直喜欢当老师,也从来没把自己看成一个作家,我自己很喜欢孩子,总是想着方法让学生学好。比较起来的话,还是喜欢老师这个身份多一点,小说、文章也都是从老师的身份去写的,也正是当了老师的缘故,所以会有更多的一些感悟,不当老师也未必能写的出来。我其实是个没太多天赋的人,比如我现在教一年级,就想写个一年级的作品,比如教高年级,就会写高年级的会多一些,我写的作品跟我的生活有很大的关联。

  记者:如今也已经写了很多部作品,这些作品是否已经将您看到的、想到的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了?

  沈涛:自己的想法在我的作品中基本上都体现出来了,现在也形成了自己的写作特色,就是通过关注社会热点问题,把这种热点问题通过小说、故事的形式展现给我们青少年。我认为儿童文学并不一定非要向孩子们展示一个完美的形象,也需要告诉他们有这样的阴暗面,需要让孩子们知道这个世界不止是只有美好,还有不美好的地方,要让他们有个判断是非的能力。不能让他们在学校里看到的什么都是好的,一出校门什么都是不好的,这样的话,他们就会感觉到非常的失望。比如像留守儿童、父母离异这类话题都写过,但是内容会比较隐晦。

  记者:这次要出新书了,能不能为我们简单介绍下?

  沈涛:《遇见,温暖的你》这本书我自己是很满意的,从创作文学性上来说,更成熟一些,在故事的编排更复杂、曲折一些,描写上也更细致。这本书也是根据我以前写的一个小短篇《当时只道是寻常》作为故事线索写的。写这部小说的缘由是因为我一个侄女给我讲的事情,她学的是社会工作,会时不时的去敬老院工作,她从敬老院回来后就跟我说敬老院里的老人太可怜了,那刻我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画面,那些老人拉着她们的手讲话,不停的讲,不停的说话,就觉得她们太孤独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构思了这个故事,拆迁、敬老院、老年痴呆在这本书里都有体现。今年还有一本新书《回家的路》,可能下半年出版吧,是讲春运的故事。

  记者:最后沈老师能否给我们的青少年一些阅读建议?

  沈涛: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阅读也应该从兴趣入手,选择的书最起码要让小孩子先看得进去。现在有的家长专门让孩子读优秀作文,有的专门让读名著,我觉得应该是根据孩子的兴趣爱好选择书籍,先让他读,不一定非要读谁推荐的之类的。比如读作文的,面太窄了,小孩子读几天后就没兴趣了,阅读名著的话,应该有个阅读基础。孩子读书还是从感兴趣开始,慢慢才会找一些自己喜欢的去看。我也不建议学生看太多的穿越小说,他们还没有完全辨别是非的能力,穿越小说中的多少会还存在色情、暴力等内容,现在看年龄上还不太适合。另外就是我建议一年级的父母可以读给他听,二年级就可以读短篇,可以小声读出来,跟父母分享内容,后面就可以默读,看完书后,父母应该需要跟他们一起交流。

  记者:谢谢沈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另外沈老师的新书《遇见,温暖的你》将于6月18日在南屏街新华书店进行签售,到时候我们的小书友可以前往签售点,与我们的沈涛老师一起读书,共同感受书中的魅力。
[责任编辑: 刘佳IF115 ]
评论 更多
用户名: 密码: